天文攝影甘苦談

  「余致力天文攝影凡十數年,其目的在追求一張完美的照片。」但在一張照片出現之前,實在是有眾多過程要一一走過、一一克服,以下將略敘一二。

 

  筆者一開始拍天文照片,是用Vixen的50S賞鳥望遠鏡拍月球及日、月蝕,另外拍一些星流跡。這些照片當然是「不忍卒睹」,但是由於沒有前輩的指導,所以當時也頗「沾沾自喜」。一直到專五,學校裝了一台高橋FCT-150折射望遠鏡後,才算正式踏入天文攝影中追蹤攝影的境界。

 

  天文攝影,除了太陽、日食與少數行星、外,其餘的都得在夜晚時才能拍攝。因此,一身晝伏夜出的本領是必須多加修練的,同時必須能耐得住低溫及睡神猛烈且無情的攻擊.有時在冬夜中拍照,想起溫暖的被窩,常忍不住罵自己:什麼不愛,偏偏愛上這天文攝影。相信有很多同好都有這種「自討苦吃」的感覺.

 

  初學追蹤攝影,校正極軸是最惱人的問題,偏偏這又是最需要經驗的問題。如果有好機器,即使對不甚準,憑著導星,還是可以拍出一張不錯的照片,但如果是小機器或便宜一點的機器,那對不準極軸就頭大了。筆者在學校時,用的是EM-2000型赤道儀,追蹤有±2.5秒的水準,拍起來很輕鬆,後來自己買了EM-200,對極軸就要很慎重了。而筆者有一次用P-2S,由於架台低,加上沒有水準器,對極軸時那種痛苦,真的是畢生難忘。筆者曾聽說有人用MIZAR的AR赤道儀,焦距500mm拍20分鐘無導星,星點仍呈點狀,這種對極軸的功力,已是臻「出凡入聖」的境界了。

 

  在平地拍照,露水問題並不嚴重,筆者現今住所,平時水氣就不少,可是拍照仍不會有結露現象。但如果到山上去,那就得多注意這個問題了。尤其是拍星野時,相機鏡頭很容易結露,因此,用懷爐等物品來加熱就不可少。望遠鏡同樣有這個問題,如何克服得多花心思。筆者有次上山拍照,天亮後把鏡筒蓋蓋上,睡個覺醒來一看,整個鏡面結滿水珠,「晶螢剔透,煞是好看」,也因此不得不提早下山。所以到山上拍照,結露問題要注意。

 

  到山上拍照是一件很美的事,筆者愛死了那種滿天星斗之下,群山萬壑之中,唯我一人獨享的那種那種說不出來的快感。當然,有時山上不只你一人,不過,與人共享也是很美的。筆者有次上山,巧遇四位南投上來的同好,除了分享觀星的快樂外,也分享了一位仁兄的XO,結果那夜一張照片沒拍到就睡著了。有時遇到連續假日,山上到處是人,這時也是挺爽的。怎麼說呢?因為當你把望遠鏡放在那兒,人群就像蒼蠅般湧過來,然後東指西點,似乎發現什麼「千年怪獸」一般。這時你就可以主人的身分來講解,過過專家的癮。看著別人欽羨的眼光,那種滋味,怎一個「爽」字了得!  

 

  在山上拍照,糧食及飲水是很重要的。照片可以不拍,人可不能餓死在山上。愛星是件美事,「為星殉職」可就不妙了。因此上山前,一定要有詳細的計畫,然後帶足糧食及飲水,再狠狠地拍上幾卷底片。

 

  到山上去拍照,無非是想利用山上空氣稀薄、氣流穩定的優點。可是我們偉大的政府已經讓這些高山「郊山」化了。現在所謂的「台灣百岳」,已經有可以讓車子「攻頂」的了。政府的交通建設,真可謂到了「無遠弗屆」的地步了。這些「德政」所帶來的是旅遊的人潮。常常會發生當筆者按下快門,準備「大開拍戒」之時,就會有車子,開著耀眼的大燈,直撲筆者而來,殺得筆者措手不及、差點「棄鏡而逃」。來者下車後,通常會加上一句:「你在做什麼?哦-你在拍照哦!這樣沒影響你吧?」當然沒影響-已經影響「完」了嘛!

 

  在山上,「方便」的問題似乎是個挺不「方便」的問題,這可不是在繞口令,這是個嚴肅的問題。筆者每次上山,都為這檔子事傷腦筋。尤其是在冬天上山,更是麻煩的事。您瞧:當你脫下羽毛褲、衛生褲,正想好好「解放」之時,一陣冷風吹來,貼在光禿禿的屁股上……,天啊!這簡直就是「酷刑」。如果你不想受此酷刑,除非你當天下山,否則得冒「少年得痔」的危險,憋個二、三天。

 

  筆者想,好不容易上次山,是不會有人一天就下山的。於是,洗澡的問題就浮上檯面了。在山上頂多是刷刷牙、洗洗臉,那有辦法洗澡。每當拿起牙刷準備梳洗一番,可是一碰到冰冷的水,就會對自己說聲:「棄權!」然後再把牙刷、毛巾原封不動地搬下山。如果你為了刷牙洗臉而特地去燒水,那真是精神可佩,陳總統該請你去出任「衛生署長」才對!

  俗語說:「民以食為天。」到山上拍照,最高興的就是吃飯時間了。根據多次的經驗,筆者認為在山上吃麵較適合。中國人是吃米的民族,怎麼說吃麵較適合呢?這不是「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」而根本是「生米煮不成熟飯」啊!山上氣壓低,水不到攝氏 100度就沸騰了,自然煮不熟飯了。筆者有次不信邪,偏要帶米上去,結果「邪不勝正」,只得「霸王硬入口」,吞了一肚子「有點硬又不會太硬」的飯,真-是-難-吃-啊!

  在這兒筆者可以提供一些菜單,給同好們參考參考。諸如:牛奶加餅乾(可以改成咖啡)、土司加果醬(加肉鬆也不錯)、泡麵vs雞蛋…等。筆者吃過最「奢侈」的,是一道「螞蟻上樹」-冬粉加肉醬罐頭,在山上吃,真是天上美味、人間少有。

  初次上山的同好,應該都曾被滿天星斗所深深感動。在山上看星星,真的是絕美的一件事。宇宙中的光明、黑暗、暄鬧、寂靜,都一覽無遺地進入你的腦海,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人類的渺小而宇宙的浩瀚無際。我們何其有幸地生而為人,能欣賞這變化萬千的星子,又何其有幸地生在現代,有新穎的機器來輔助我們。筆者每次上山,總是對那些上山買小吃的人很反感。上天賦於我們這美麗的大自然,我們不能用我們的雙眼、雙耳來感受,反而是使用嘴巴來破壞,真是令人痛心疾首。

  林林總總閒扯了一些,筆者上山的經驗並不算多,只是每次上山,總會有些意外的收獲,把它寫出來讓大家分享一下天文攝影的酸甜苦辣。曾經如此的,盼你會心一笑,不曾如此的,那就快去嚐嚐吧!